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你的健康,就是我

 
 
 

日志

 
 
关于我

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你的健康,就是我的祈福! 当我来到这世界时我哭,他们在笑,当我离开这世界时我笑,他们在哭

文章分类

政治、政府、交易、和谐《转帖》  

2008-04-01 07:4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很多人讲过:“政治是一种妥协,没有妥协就没有政治”。因为我的这句话,很多人说我市侩。我从来不反驳,因为我觉得这些人不懂得什么是政治。

 

  美国的政治是很典型的西方政治。美国一个小镇,虽然里面只居住着数千人,平时大家和睦相处,但这个小镇也会分为两个不同阵营的政黨,通常是民主黨和共和黨。每当选举的时候,这个小镇的各个政黨就会开会,结果就选出了小镇里的政黨领袖。小镇里的政黨领袖通常都是能说会道之人,更多的可能是医生,律师之类的人物。有了小镇的政黨领袖,然后几个小镇的政黨领袖会汇集到一起开会,研究附近几个社区或小镇共同的问题,然后再推举出这个地区的政黨领袖。通常的情况下,在大选之前,无论是民主黨还是共和黨都会召开全国大会。不过,这些全国大会与中国不同,只要你自称是黨员,你提前注册就可以参加,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你。当然,地区领袖们会提前注册,聚集在一起召开大佬会议。

 

  美国的地区大佬很容易当。我有个朋友,是位华人。居住在华人不多的州。这位朋友自己经营着一家不大的公司,在当地也是默默无闻。偶然的机会,路过美国共和黨在这个地区的黨部,处于好奇就进去看了看。老美一看有人进来,特别高兴,就给他介绍情况,希望他加入共和黨,并在选举中投共和黨候选人一票。

 

  这位朋友听了之后感觉不错,一高兴就当场宣布可以加入共和黨。老美一听也很高兴,没想到刚开个头,还没有花功夫游说就拉了一位黨员,太容易了。接着就问这位朋友是否愿意捐款支持当地的候选人?这位朋友听了就问:“捐多少?”老美说:“随便,十美元就很好了”。这位朋友一听才十美元,这也太小看华人了,当场表示:“我捐二百美元吧”。老美一听高兴的不得了,于是就约这位朋友经常过来。

 

  这位朋友自己经商,觉得当年在中国大陆积极要求加入共產黨,结果实被考验了多年也没加成,现在一下子成了美国共和黨员,小布什的人了,怎么也得经常过来参加点黨的活动。于是没事就去黨部参加点义务劳动。去的久了,就与当地的共和黨人熟悉起来,当然也就认识了当地共和黨籍的议员之类的人物。

 

  在美国的华人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孩子的教育问题,特别是中文教育。通常的情况是当地的一些华人联合组建一个中文学校,聘请一些中文老师教子女的中文。恰巧这位老兄的两位孩子都在上中文学校,孩子上课,家长们久在学校做义工或聊天。因此,中文学校也往往是当地华人社交联系的重要场地。

 

  某天,这位朋友在中文学校核家长们聊天,谈到学校的经费问题,这位朋友不经意地说,我们为什么不找当地政府要点经费呢?家长们当然想这样做,但问题是没有人懂如何处理。这位朋友自告奋勇地说,我认识议员,我去说说看。

 

  于是,这位朋友就找了个机会和当地的共和黨议员谈了这个问题,当地的议员表示需要了解情况,可以向当地市政府提议案争取经费。但了解情况需要听大家的意见,就问这位朋友能否召集华人一起开个会。这位朋友一听经费有门,别管成不成,但有希望就好,开个会还不是现成的?

 

  到了周末,这位华人就在中文学校和大家讲了。大家一听很高兴,说,不就是开个会吗?别说是为咱们自己争取经费,就是平时咱们华人也没有个联欢的机会,咱们就当是联欢,通知大家一起聚会一次。顺便让咱们的孩子表演点艺术,让老美议员也看看中国孩子的艺术表演。

 

  说起来这个小城也不过是七万多居民,华人只有五百来人。华人占全部人口连百分之一都不到。这个小城市里除去中文学校以外,只有一家不大的华人食品杂货店是大家聚居的地方。由于这里的华人少,华人的活动也很少。这位朋友大家商量好之后就印了两张通知,一份贴在了中文学校,另一份就贴在了华人的食品杂货店门口,过了半个月,这位朋友和老美议员就借在市图书馆召开了会议,没想到的是,这个城市的图书馆会议室只能容乃三百人,可是参加会议的人却来了四百多人。近百个华人小孩在图书馆门口又唱又跳,简直成了当地的嘉年华。老美议员一看,这么多华人来,吃惊不小。因为在美国人的观点上看,美国竞选开会,动员又动员,开会的时候能来二百人就已经不错了。平时看到这里的华人很少,怎么今天开会来这么多人?老美议员一下就对这位朋友另眼相看了。在老美议员的眼中,这位朋友的号召利太大了,简直是这个城市中的华人领袖。

 

  老美议员一看来了这么多华人,怎么能不重视呢,果然很快就提出了议案。但在美国,提出议案并不意味着有钱,这个议案还需要议会批准并列入下一年度的预算方案。但对于华人而言,以前没有这笔钱,但现在有人提出了议案,有可能在明年列入预算,每个家庭就意味着省了近千美元的开支。

 

  就在这个提案等待着议会审查的时候,这个州在竞选州长。当地共和黨当然不会放弃对各个势力的游说和募捐。于是就找到了这位朋友,问能不能帮助募款并召开一个演讲会,让华人们投票支持共和黨的竞选人。

 

  这位朋友又在周末华人在中文学校送孩子上学同时聚会的时候向大家讲了募款聚会的事情。华人们一听很兴奋,上次活动没搞好,乱糟糟的。孩子们也没有表演好,这次聚会一定要准备好,图书馆会议室小,咱们得找个大点的地方,再说这次募款聚会还有州长候选人来演讲,万一选上了,这不是咱们华人又和美国州长牵上线了吗?再说,既然老美议员求咱们华人帮忙,人家又帮咱们提出了中文教育经费补充议案,咱再困难也得给老美议员一个面子。大家七嘴八舌一谈,很快就达成了共识。这次可不是没组织没纪律的自发活动了,几位热心的人主动负责起联络操办的事情,没工作的女人更是热心地东家跑、西家串,用她们自己的话说,这次可是有名正言顺的机会热闹热闹。

 

  中国人最喜欢吃饭,可这个小城市太小了,整个城市没有一个餐厅可以百五十张桌子,没办法容纳五百人同时进餐。后来就有人出主意说,咱们找当地的高中商量一下,借用他们的操场,每个参加的家庭自己做两份菜,咱就在操场中进行。  二个月后,小城的华人们就在城市里的高中操场上举行了共和黨选举募款会,整个小城的华人几乎全来了,由于有小孩子的表演,又在高中操场上进行,还有免费的中餐,一下就吸引了小城中不少老美和孩子参加,呼啦啦一下就来了一千多人。  州长竞选人一看这个场面非常的惊讶,连当地的老美议员都纳闷,这么这位中国人这么厉害,不光把华人召集来了,还召集了这么多老美。这不仅是华人领袖,而且是老美社区的领袖。这次对这位朋友不仅是另眼看待,简直是刮目相看了。

 

  华人本来要面子,既然是州长候选人来,捐款也不能太少,大家约定每个成年人捐款一百美元,结果一下就捐了近三万美元。我的朋友一高兴就捐了四百美元,加上参加活动的老美的捐款,这次活动募集了四万多美元。州长候选人看着捐款人名几乎眼泪都激动地掉了小来,演讲之后乖乖地站在操场上和捐款人逐一握手照相留影。  华人圈子本来就小,这里的活动很快就被附近的几个小城的华人知道了。大家一想,他们能和州长候选人握手照相,又能从政府手中拿到中文教育经费,我们怎么就不能呢?花一百美元和州长候选人照了相,万一他当选了,有这张照片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回大陆都是炫耀的资本啊。于是大家一商量就推举代表向这位华人朋友取经,请他帮忙联系州长候选人去他们那里演讲。

 

  州长候选人一听又有华人请他演讲为他募捐,感动的不断地流泪,有人要给他钱,还有选票支持他,他怎么能不同意呢?

 

  果然,不久之后,一连在这个州的几个小城市召开了好几个募款演讲会,一下就募集了近百万美元的经费。我的这位朋友在这个州的共和黨人眼里不仅是财神,而且是不折不扣的华人领袖。谁有这样大的本事能把全州的华人召集起来开会?而且只要他召集的会议,几乎都是当地华人全体出动。要是老美,能在当地召集了百分之十的人就已经是领袖了。

 

  很快,这个州的共和黨召开全州大会,我的这位朋友被推选成为了这个州的亚裔委员会主席。不久之后,全美共和黨召开全国大会,这位朋友又被推举成为全美共和黨亚裔委员会委员。今年三月,又被共和黨推举进入白宫访问,小布什亲自招待表彰。

 

  等我们见到这位朋友并夸奖他时,他还傻傻地笑着说:我就是遛个弯,买菜时顺便看新鲜,没想到就加入了共和黨,总共捐了六百美元,我就当上了共和黨中央委员。真没想到在美国当个执政黨中央委员就这么容易。我跟我中国亲戚说我现在是美国执政黨的亚裔领袖时,他们都骂我吹牛,根本就没人相信。他们说。就你这个傻瓜都能当上中央委员,那我们就都成小布什了。

 

  我的朋友进入了美国政治圈才知道美国政治圈是非常规范的。每一个细节,每一格步骤都是非常科学化的。例如,美国的各个政黨为了选举成功,几乎对政黨领袖提出的每一个议题或观点都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和分析,这些分析不仅是看有多少比例的人支持,而且还会分析支持者的学历,年龄层,职业。以至竞选者在与这类人谈话的时候都要考虑言辞如何使用。

 

  我的朋友进入了共和黨大佬圈子,虽然是少数族裔领袖,但在政黨会议中还是享受到了很多的快乐。他发现,原来政治并不是想象的如此高尚,而是如此的卑贱,与他做生意没有什么区别,无非是在不断地讨价还价。各方势力用各自的优势相互交换,已达到各方用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利益。

 

  谈到政治,很多人将政治推举到了很高的地位,似乎普通百姓无缘政治,或没有资格去谈论政治。其实,在海外,所谓的政黨就是Party.所谓的 Party就是社交会。大家有着共同的兴趣聚集到一起谈论某些共同的话题。这本是一个最大众,最普通的事情,本身就是由最基本的百姓参与的事情,但到了中国竟然变成了高不可攀的事情。

 

  政治本来就是维护自己得了利益,为了维护自己的个人利益,寻求团体的力量而组成的一个社交团体。  同样是中国人,台湾的政治就很有趣,很多人笑话台湾的政治,整天吵来吵去,而且在国会还大打出手,这怎么是政治呢?难道未来中国的政治也会如此吗?

 

  其实,台湾的政治很正常,打架固然不好,但在国会上个体打架总比在社会上进行群体战争要好狠多,没有这个理解就无法理解民主政治社会的基本道理。

 

  以往,国民黨是一黨專政,结果国民黨也成为了高不可攀的政黨。民进黨成立了,这个政黨基本上是由草根组成的政黨,黨内派系众多。但他们的却赢得了两次台湾选举。原因是什么?因为他们依赖的是民众的选票,黨内先进行选举,然后依靠黨员的意志、依靠黨员选票推选出他们的政府候选人。

 

  观察一个政黨是否会成气候,我个人的观察是看其黨内干部的年龄。国民黨的干部平均年龄都是四十岁以上,但民进黨的中层干部几乎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这两者相差十几岁,由此可见两黨的思想和政策会有多少差别。

 

  更有趣的是,国民黨中以享有声誉的知识精英和商人为主,但民进黨却以百姓和年轻知识分子为主。特别是民进黨中年轻女孩很多,我所见到的很多民进黨中层干部,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女孩。著名的台湾名嘴陈文茜女士年轻的时候就是民进黨的宣传部长,而且是一位非常厉害,对民进黨执政有着卓著贡献的女士,不过,当她步入中年之后,反而成为了更亲近国民黨的人。而在民进黨中类似当年陈文茜女士情况的年轻女孩还是很多。或许,这也是人生政治上的选择之一。但无论如何,台湾的经验告诉我们,政治在中国并不可怕,更不是高不可攀的东西,也是百姓生活的一部分,是关系到自己利益的事情,更是年轻人的事情。

 

  政治本身是平民生活的一部分,不是高不可攀的事情,政治无关学历和贫富,它不过是百姓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为了维护社会公平和秩序而进行的团体讨教还价,进行各类交易和妥协的一个社会现象。

作者:草庵居士

20080330 星期日 09:26:02 · 草庵居士 发表在: 百家争鸣

转载自:中国报道周刊http://www.cnbaodao.com/html/3728.htm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